公告栏:
日 星期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史春秋 > 正文
父亲记忆中的“国民党西安战干团”
发布时间:2015-05-26   来源:韩城市政协   作者:董群艺   发布人:政协管理员   阅读次数: A A+

年少时,经常聆听父亲董克成(时用名董超)讲述他曾受训的西安“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战时工作干部训练团”有关情况,但因那时我尚年幼,对历史和政治不大懂,对其印象也是零碎的。如今我已到民革韩城市委机关工作并担任秘书长14年了,因工作关系又琢磨着想弄清那段往事,而父亲又过早地离开我们,至今已经整整32年了。不能不说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

最近在整理父亲遗物中,偶尔发现他于上世纪60年代“被整”时向村“革命造反队”等组织“交代问题”的材料,至此,被尘封了数十年的父亲的历史终于浮出水面,遂感欣慰。

1937年“七·七”抗日战争爆发,同年冬南京沦陷后,武汉成为全国抗战中心。由于国共第二次合作,举国上下,团结一致,共御外侮,掀起了全民抗战的高潮。尤以爱国青年学生,投入抗日救亡工作,更为风起云涌。这时,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已成立了政治部,部长陈诚,副部长周恩来,要在各部队建立政工机构,更需要大量干部。并提出在军事委员会之下建立战时工作干部训练团,尽快培养出战时所需的各类工作干部。

19382月,军政部长陈诚通电成立各地战时工作干部训练团。3月,战干一团在湖北武昌成立,团长蒋介石,副团长陈诚。接着,战干二团在河南鸡公山成立,副团长白崇禧。6月,战干三团在江西雩都成立,副团长顾祝同。9月,战干四团在西安小南门外原东北大学旧址成立(东大学生大都是张学良的追随着,1936年西安事变后迁至四川广元),副团长系第八战区司令长官胡宗南,教育长为葛武柒。葛系黄埔军校四期毕业,中将军衔,管理学校一切事务。按团里规定,凡从沦陷区来团青年,大学毕业者经考试合格可编入学员队,中学毕业者编入学生队,年幼儿童编入儿童队。

战干四团编制庞大,人员众多,居四个团之首。最多时全团官佐、士兵、学员生,连同附属单位如面粉厂、织布厂、印刷厂、农业基地、供销社、小学及驻外人员等,将近万人。毕业的学员生,包括调训、轮训学员,先后约四万人,占四个团毕业总人数的一半左右。当时被称为黄埔第二力量。陈诚在一次讲话中说:“北伐靠黄埔,抗战靠战干团”。这句话在战干团师生中广为流传,引以为荣。

团本部设有办公厅,负责处理全团日常行政事务和训练教育等工作。办公厅设有秘书室,下设人事、文书、机要3个科,还有译电室和调查室。调查室是由军统局西安站派到战干四团的特勤组。负责行政事务和教育训练的职能机构有:教育处,下设军事总教官室。该处还有两科,主管军事学科、术科、野外训练和战事学习等。总务处,下设两科,负责汽车、公役、清洁、电话总机、修缮、食堂等事务和交际、接待。经理处,下设三个科,分别主管军需、被服、粮秣、武器弹药。医务处,下有两科和附属战干医院,该院有病床50张,有X光机、手术灯、可动小手术。会计室,下设财务、会计、稽核等股。

此外,团本部还有政治部,设教育、训育、宣传等科和资料、编审、研究等室。还有副官室和政治总教官室。属于政治部系统的还有:国民党战干四团特别党部,三青团战干团分团部,中央各军事学校毕业生登记处战干四团通讯处,《战干》编辑室(先是月刊后为半月刊),民运办公室及附属战干小学。负责全团警卫工作是特务营,另外还有一个三十余人的军乐队。

团本部设有招生委员会(专门负责招收新生),考试委员会(负责新生入学考试、体格检查、编队编班和毕业生的毕业考试)、毕业生分配委员会(以政治部为主,有教育处、各总队、训练委员会参加,负责毕业生的分配,以及毕业证书、置装费、旅差费的发放)、训练委员会(负责办理教育处难以兼顾的专业训练班和一些特殊训练班)、生产委员会(负责管理占干团附属的生产和生活服务单位)。

直接负责管理学员、学生的是学生总队、学员总队、晋南总队、特训总队。总队是属团本部和管理机构,总队多少是以招训的学员生人数决定的。最初只有1个总队,最多时达7个总队,通常保持5个总队,除晋南、特训总队外,是按15的番号顺序排列。每个总队辖3个大队(是按大队总数排列,如第5总队第3大队则称为15大队),每个大队辖3个中队,每个中队辖3个区队。

总队长均是由黄埔一至五期生担任,多数是现役军师级的副职,多是过渡、考核、候差等性质。大队长一般是团级现役军官,其调动与总队长一样。中队长是营级,区队长是连排级,都比较固定,任职时间较长。区队长升中队长,中队长升副大队长,一般都在团内调整。总队长到战干团或七分校工作一段时期再调到部队中担任军师长有两个作用:对学生来说,毕业后分配到部队中,军师团长曾是自己的老师,心里踏实。部队长官则认为这些新来的干部是自己的学生,师生关系是相当密切的关系,相互间可以信赖。由于总队长调动频繁,所以总队的实际工作是由副总队长或少将级的总队附负责。

总队部除总队长外,还有总队政治指导员、副总队长、总队附、军需、副官、文书等人。大队部也有副官、军需、文书及卫生员、所护兵、司号长、号兵。中队是基层管理单位,除政治指导员、中队附外,还设司务长、文书、军需上士、军械上士、司号、炊事兵等,中队也是伙食单位。

学生入伍期满后,受训一年,总课时大约为2400小时,军事学科术科960小时,政治课1440小时(其中特务课程100小时)。精神讲话及小组讨论等不占正式课时。学生在团受训唱《黄埔军校校歌》,同时还唱由战干三团第一期学生童长庆创作歌词的战干团团歌《三千条年轻的好汉》:

“战干,战干,三千条年轻的好汉。

斗大的头颅,柱粗的臂膊,

壮气若层云之卷舒,热血似江流之浩瀚。

挺起胸,竖起肩,挑起时代的重担。

为抵抗日本魔鬼的侵略而战,

为建设自由平等的中国而干。

卷起革命的风暴,掀起救亡的巨浪。

洗清旧中国的污脏,

算清旧时代的血账。

战战!干干!

三千条年轻的好汉。”

受训期满,经考试合格准予毕业,并发给由蒋介石、陈诚签署的毕业证书。同时,还发给剑鞘上刻有“战干第四团团长蒋介石赠”字样、剑面上刻有“成功成仁”字样的军人魂短剑一把和正面为白底蓝字“军事委员会战干四团第×期毕业纪念章”直径为3厘米的圆形徽章一枚。分配由团部统一办理,学生队毕业后有36个月的见习期,支准尉薪,期满支少尉薪(如非军事机关,可比照军队按行政级支薪),并发给置装费和一本同学录,在战干四团编印的《通讯录》中,“本团现任政治教官”一栏记载连震东为上校教官(据考证,连震东是台湾现任中国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的父亲)。

我父亲是194010月,由时任本县防空队长的本乡赵庄村冯翊若介绍,在韩城考取西安战干团的。入学后,被编入二总队四大队一队。其间,由本乡新庄村同学陈邦彦和贺荣介绍参加三民主义青年团;19415月被编入会计队;后又因父亲患病日久赶不上课程,被编入二总二队;1942年后季被编入政工队;1943年初即将毕业时,由队指导员娄乐天介绍集体加入中国国民党,党员证号码为15891号;同年312日毕业后,在少工总队一大队实习三个多月,于8月被分配到驻防陕西延安地区宜川县的胡宗南第34集团军新编第七军暂编二十五师(刘英任师长)政治部,担任收发文件、布置会场、司仪等工作,后移防陕西渭南地区韩城县沿黄河一带,直至1945815日抗日战争胜利。据父亲说,在战干团期间蒋介石、蒋经国都曾为他们作过动员讲话。

因为战干四团第一期等同黄埔军校第十五期。而父亲是战干团第三期毕业生,所以父亲应有黄埔军校第十七期学员名份。虽然由于战乱及“文革”等复杂的历史原因,造成父亲的毕业证、军魂剑、党员证、毕业纪念徽章、军官证等珍贵的证件及纪念品无一存在,我通读父亲的遗留手迹之后,对他们所经历的那段烽火岁月在心底烙下了深深的印记,可以说是历久弥新,永久追忆。

【  打印  |  关闭
Copyright2013 版权所有 政协韩城市委员会 All Rights Reserved  维护:政协韩城市委员会办公室
地址:太史大街西段 电话:(0913)5195071    E_mail:hczx5195071@163.com
建议使用1024*768显示器分辨率、IE7.0以上浏览器浏览
陕ICP备05009071号